浙江分社 ? 正文

暴雨天送餐,眼前隔了一座山!才读大三的杭州聋哑小哥崩溃了...几百米路绕了7公里

2020-07-30 09:37:31  

  暴雨天,外卖骑手接了个单,

  导航显示离客户只有几百米

  实际却绕行了7公里,前面挡了一座山!

  想想都要崩溃!

  杭州这位刚上大三的聋哑外卖小哥

  就碰到了这事儿

  网友看完背后的故事:又成功让我流泪了……

  外卖小哥冒大雨送餐,面前隔了一座山

  网友发帖:这件事,如鲠在喉!

  7月25日下午3点41分,网友潘先生@小猴子他爹 在网上发帖:

  今天有件事,如鲠在喉。

  在大清谷烧烤,遇到一个聋哑人外卖小哥冒着特别大的雨送外卖,送到我们吃饭的农庄,不知道客人在哪,求助我太太后,帮忙联系了一下客户,才发现距离客户所在地直线距离几百米,但是实际距离7公里。考虑到太远了,我就让他把电瓶车放下,然后开车送他去了,期间也联系了客户说明了情况,客户表示理解。

  之后餐送到后返回来取他的电瓶车,下车的时候,小哥手机打字告诉说他是个大学生,打暑期工送外卖,因为超时,罚款了,但是没关系。问我需要给我多少钱?我说不用钱,他表示感谢后,下车了。

  本来事情结束了,但是我越想越觉得我忙没帮到位,最后他还是罚款了。

  所以想帮他申诉一下,地址本来就是错的,为什么要罚他呢?我也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发起申诉,也不知道找谁申诉……

  不为别的,我只是觉得,每一个自强不息的灵魂都值得尊重。

  “他真是个好人”

  “关心我聋人,我有点高兴了”

  我经多方打听,找到了这位骑手小哥。他叫李鹏宏,今年28岁,新疆人,还是个大三学生。

  今天下午,这个小伙子一米七多,一件白T,骑着电动车出现在我眼前。眼神清澈,笑起来阳光。

  和李鹏宏的交流只能通过在本子上写字或者用手机打字进行。

  “我没有留下那个好心人的名字,联系方式。他看起来30多岁,有点微胖。非常感谢他。”李鹏宏写道。

  7月25日下午12点53分,李鹏宏接了个单子,1点07分在留下东穆坞村一家沙县小吃取了餐。

  按照平台要求,下午1点47分李鹏宏得把订单送到。而他实际送达时间是2点06分。超时罚款7.8元。

  李鹏宏打字给我看,“那天是下了很大的雨。我先把外卖送到了华园农庄。导航显示只有几百米,但就是找不到人。好像是隔了一座山,绕了有7公里。应该是客人自己定位的时候,把位置定错了。”

  因为隔了几天,李鹏宏已记不清下单客户的实际地址。

  我打开地图看了下,地形大致是这样:数字1为李鹏宏先到达的华园农庄,而客人的实际地址,与这儿隔着山。

  那天上了潘先生的车后,开了大约13分钟,李鹏宏就坐在后排。

  “他人真好,免费送我,关心我聋人,我有点高兴了。”李鹏宏说,他在手机上打字:“因为超时了,可能会被罚款,不过谢谢你!我是大学生,正在打暑期工呢。”

  潘先生也打字给他,“虽然你是聋人,做骑手不容易,不错!”

  看到这位陌生人微笑着的样子,李鹏宏心里也很开心。

  最终,潘先生通过网络联系上了平台,平台方面已经成功通过申诉,撤销了李鹏宏的超时罚款。平台也联系上了下单顾客袁先生,袁先生当时也表示自责:“我把地点定错了,还顺手按了一个准时达。当时只是匆匆见了这位外卖小哥一面,不知道是这种情况……”

  暑假留杭打工挣学费

  早上10点半到凌晨12点半都在送餐

  李鹏宏目前是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的大三学生。6月25日学校放暑假,因为家远,加上疫情缘故,他留在杭州想送外卖挣点学费。

  李鹏宏和其他两名聋人租住在城西一个老小区,房租每人1300元,他从早上10点半到晚上12点半接单送餐,1个月能挣4500-6000元。刨去食宿,还能剩下大半。

  “骑手要抢单才可以多赚钱。我可以抢一两单很容易,但是抢5单不好,做不到还耽误客人。”他说。

  他给我看手机,有不少超时罚款的记录。比如从7月18日——21日,5次处罚扣款、扣骑手成长分。有几次他申诉成功了,有时则没有申诉。

  超时的大多数原因就是:李鹏宏已经送达,但因为不能打电话,联系不上客户,只能发消息。客人不习惯看后台私信,李鹏宏眼看快要超时,只好急得到处找路边叔叔阿姨帮忙打电话,这当中,比比划划又会耗费几分钟的时间……

  小伙子手机里藏着一手好才艺

  “我要好好赚钱养她”

  李鹏宏说,自己出生时身体正常,是小时候生病用药致聋的。

  不过,这似乎不大影响他面对生活的从容态度。

  读中学时,他就爱画画,一直到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,学了工艺美术。

  他的手机相册里不少自己做的工艺品:

  “以后毕业了,想做画画或者设计类的工作。等到10月份,学校会给我们安排去找实习的工作。”他眼神满怀期待。

  打字聊天的过程中,女朋友突然来了视频电话。

  视频那头,她在一个地铁站。

  周围有些人声嘈杂,但丝毫不影响他们无声的交流。

  两人互打着手语。看上去,李鹏宏说了很多,女朋友别过脸,故意没有看他。

  几分钟后,我写字问他,“是不是女朋友在生气?因为你好像说了很多话,女朋友却很少说话?”

  他难为情地大笑,点点头。

  “前几天和朋友出去吃饭喝酒,太晚了。就是我做错,不听她的话,可能生气了。她跟我说了,不要跟别人学坏了,要多做好事情。”他说。

  李鹏宏和女友是高中时认识,开始恋爱的。

  “她这几天休息,过几天也开始上班了。”“我觉得她对我最好,关心我。我也很幸运找到了她,能够相处一辈子的人。我要努力赚钱给她好生活。”他说。

  “你们可能有相似的遭遇,会比大多数普通人更懂得珍惜生活吧。”我说。

  “谢谢您,你呢?”

  “我啊,比你大几岁,结婚了。每天忙着上班,哈哈,为生活赚钱。回家要想着怎样小心翼翼、聪明地说话,不惹老婆生气。”

  “这样好。你怕你老婆吗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
(记者 钟玮 文 杨子健 摄)

[编辑:马牧青] 来源:杭州日报微信公众号
×